<blockquote id="u4wug"></blockquote>
  • <blockquote id="u4wug"><strong id="u4wug"></strong></blockquote>
  • 阿馬蒂亞·森

    阿馬蒂亞·森簡介
    因為阿馬蒂亞·庫馬爾·森(Amartya Kumar Sen )對福利經濟學幾個重大問題做出了貢獻,包括社會選擇理論、對福利和貧窮標準的概念、對匱乏的研究等作出精辟論述,1998年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被叫做關注最底層人的經濟學家。
    瑞典皇家科學院將1998年度諾貝爾經濟學將授與了英國劍橋大學教授阿馬蒂亞·森,以表彰他“在福利經濟學的基礎研究課題上作出數項重要性的貢獻,舉凡公共選擇的通常理論、福利與貧窮指標的概念,到對饑荒的實證研究皆屬其貢獻范圍”。
    阿馬蒂亞·森的學術研究歷程及收獲貢獻
    阿馬蒂亞·森于1933年出生于印度孟加拉邦桑蒂尼克坦。早年求學于加爾各答大學總統學院。在大學期間,他開始學的是自然科學,后轉向了經濟學。促進他選擇學習經濟學是什么原因之一,是在他9歲多的時候即1943年,他的家鄉印度孟加拉邦發生了大饑餓,死亡人數高達數百萬。這件事對他將來生活道路選擇和學術生涯有要緊影響。不過他一接觸經濟學即表現出對經濟學的強烈興趣。當然,作為一個學生,他對數學、自然科學、哲學也非常有興趣。在加爾各答大學,經濟學教學僅僅限于標準的新古典主義經濟學。他最早接觸的經濟學著作包括馬歇爾的《經濟學原理》和??怂沟摹秲r值與資本》,并曾以很大的興趣閱讀薩繆爾森《經濟學》教科書,盡管后來他對薩繆爾森的一些看法也提出了不少批評。當然,斯密、李嘉圖和穆勒等人的古典主義經濟學也是他的興趣所在。除此之外,他對亞里士多德的哲學著作,肖伯納的文學,馬克思的政治倡導都有強烈興趣。


    1953年大學畢業后,隨即去了劍橋大學,這使他有機會接觸不少著名經濟學大師。他常與這部分著名經濟學家討論問題,并從中獲得了非常大教益。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莫里斯·多布(Maurice Dobb)和皮埃羅·斯拉伐(Piero Sraffa)曾作過他的老師。他亦與丹尼斯·羅伯遜(Dennis Robertson)有不少交往。在劍橋大學的第二年,阿馬蒂·森即開始在瓊·羅賓遜(Joan Robinson)夫人指導下寫作論文。他曾與多布一塊討論過阿羅(K.Arrow)的名著《社會選擇與個人價值》。通過與多布的討論,他發現了一些具備挑戰的問題,并掌握了對這部分問題作深入研究的辦法。
    1955年在劍橋大學獲得文學學士學位后,曾一度回到印度并于1956-1958年擔任加爾各答杰得弗帕(Jadavpur)大學教授。不久即回到英國,并于1959年獲得博士學位。其博士論文主要探討經濟進步中的技術選擇問題,即探討了資本貧乏的國家在何種條件下可以使用資本密集型技術的問題。該博士論文次年以《技術選擇》(1960年)為題正式出版,這是他所發表的第一本著作。阿馬蒂亞·森還從1957年起擔任劍橋大學三一學院院士直至1963年。1963年起又回到印度,擔任德里大學經濟學院經濟學教授至1971年。期間先后以客座身份擔任麻省工理學院助理教授(1960—1961年)和伯克利加州大學教授(1964—1965年)。在這一時期,他先后發表了有關農業進步中勞動力剩余、機械化與農場規模生產之間關系的論文;兩篇有關農民居民戶經濟行為的要緊論文“合作性企業的勞動力配置”(1966)和“有無剩余勞動力的農民與二元性(1966)。兩篇同樣要緊的有關外部性與集體儲蓄決策方面的論文—“論優化儲蓄率”(1961)和“不保險、保險與社會打折率”(1967)也先后得以發表。時他開始發表有關社會選擇理論與福利經濟學方面的論文,諸如“分配、轉移與利特爾(Little)福利準則”(1963年)、“偏好、投票與多數決策的轉移”(1964)、“多數決策的不可能性”((1966年)、“帕累托自由的不可能性”(1970年)等論文。有關社會選擇理論與福利經濟學方面的研究在《集體選擇與社會福利》(1970年)這一代表性著作中達到了最高峰。除此之外,他還在《哲學》與《哲學季刊》等刊物上發表了有關社會與道德哲學方面的論文。
    1971年回到了英國,于1971—1977年擔任倫敦經濟學院經濟學教授。這一時期的主要貢獻包括,1972年曾與達斯格普塔(P.Dasgupta)和馬格林(S.Marglin)合作出版了《項目評價指南》一書,該書后來成為進步項目評估辦法的規范范文。這一時期的其他貢獻與他對福利經濟學、倫理學和哲學的興趣有關,同時也包括他對不平等及貧困測度的統計理論等方面的貢獻,其思想反映在他于1973年所出版的《論經濟不平等》一書中。這一時期森對他早期有關技術選擇與進步的貢獻賦予了新的內容,特別對不同工作組織方法之間的差異(如雇用勞動與家庭生產)給予了特別的關注,并于1975年出版了《就業、技術與進步》一書。阿馬蒂亞·森覺得,不一樣的工作組織方法產生不一樣的勞動的主觀價值,雇用勞動的本錢高于家庭勞動的本錢。他據此講解了進步中國小型家庭農場使用勞動密集型生產方法是什么原因。因此他指出,從更普通的意義上說,僅僅從投入與產出的角度大家沒辦法確定啥是效果最好率的技術,而需要考慮不一樣的生產安排中的要點投入的比率或規模,考慮不同工作組織方法中勞動負功用的差異。盡管這一時期森繼續對進步問題予以關注,但在整個70年代,阿馬蒂亞·森對福利與社會選擇理論給予了更多的注意。這一時期,他發表了一系列有關不平等與貧困測度方面的論文。他提出了低于貧困與沒錢人排序基礎上的測度問題。這一測度辦法與測度不平等的基尼(Gini)系數密切有關,并進一步促進了這一范圍技術性較高的著作的出版。同時他還出版了有關資本理論與聚集理論、倫理與道德哲學方面的論文。1976年他被印度授與馬哈拉諾比斯獎(MahalanobisPrize)。
    從1977年起,阿馬蒂亞·森擔任了牛津大學萬靈學院德拉蒙德(Drummond)政治經濟學教授。這一教授職位此前只有西尼爾(N.Senior)、??怂梗↗.Hicks)、埃奇沃思(F.Edgeworth)等杰出經濟學家擔任過。這一職位可以反映出他在牛津大學經濟學團體中的領導地位。這一時期他發表了有關福利經濟學與通常新古典經濟學的批判性著作。他在擔任這職位期間,熱心地投入到饑餓、貧困與其他進步問題的研究,包括性別分工與不平等等問題,有關貧困與饑餓方面的論文先后發表于《經濟與政治周刊》與《劍橋經濟學雜志》等刊物中,同時他對哲學與倫理學問題有進一步的研究,特別是對9119.html">人性假設的新古典模式進行了批判。由于傳統模式只重視物質利益而忽略人的價值、權利與動機之間的關系。
    阿馬蒂亞·森擔任過的團體職位
    伴隨阿馬蒂亞·森學術地位的上升,他被先后推舉擔任一些要緊經濟學學術團體職位。其中包括:
    當選為1982年美國經濟學協會外籍榮譽院士擔任1984屆經濟計量掌握會長1986—1989屆國際經濟掌握會長等學術職位。1988年起森擔任了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與哲學教授1989年擔任了印度經濟掌握會長1994年擔任過美國經濟掌握會長1998年離開哈佛大學到英國劍橋三一學院任院長,不過他仍為哈佛大學榮譽退休教授。
    他曾為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寫過人類進步報告,當過聯合國前秘書長加利的經濟顧問。值得一提的是,森盡管長期在英美國家從事教學與研究工作,但他仍保留了印度國籍,并常常參與印度經濟進步計劃的制定工作。因而,他也就成為了自1969年首屆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發以來獲此殊榮的首例第三世界國家公民。
    阿馬球蒂亞·森的主要學術貢獻 1、解決"投票悖論”
    阿馬蒂亞·森對公共選擇理論的四項主要貢獻之一,是解決了名為"投票悖論"的問題。這問題可以用包括三個人物和三項選擇的例子來講解。假設人物1選擇是a,第二是b,最后是c;人物2的選擇順序是b、c、a;人物三是c、a、b。他們的選擇可以表示為:就人物1和3的組合而言,a的選票多余b;但在人物1和2之間,b的選票多于c;在人物2和3之間,c的選票多余a。這里出現一種投票悖論,破壞得多數票者獲勝的規則。投票悖論對公共選擇問題顯然是一種固有些難點,所有公共選擇規則都不可以避開這個問題。
    阿馬蒂亞·森建議的解決方案事實上很簡單,假設將人物1的選擇中a和b的項目互掉如下:3-cab,2-bca,1-bac。目前b勝過c(人物1和2),c勝過a(人物2和3),而b也勝過a(人物1和2),投票悖論已告消失,惟有b獲得大部分票而獲勝。阿馬蒂亞·森在以上的例子中知道,所有人物均贊同a項并不是最好。因此,理應可將這種論證伸展至符合以下三種條件中任何一種選擇模式:(1)所有人物贊同其中一種選擇不是最好,(2)贊同某一項不是次佳,或(3)贊同某一項不是最差。至于有四項或四項以上的選擇狀況時,每一個包括三項選擇的子集合須符合這三種條件之一。這就是阿馬蒂亞?森著名的價值限制理論,它產生的結果是得大部分票者獲勝的規則一直能達成唯一的決定。
    2、引入“個人選擇”
    他的第二個主要貢獻,就是引入了個人選擇的定義,令公共選擇理論內容更豐富。除去社會上可供選擇的元素外(譬如政府的稅收政策),他印入私人方面的元素(譬如個人利得)。私人元素的排列全由這部分元素的擁有人來評估,這樣的情況與社會元素是有所不一樣的。他證明了,在尊重個人權益與做出集體決定之間,有基本的矛盾存在。換言之,沒一個集體決議機制能與尊重個人并存。
    3、挑戰“不可能定理”
    阿馬蒂亞?森克服了197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羅的不可能定理衍生出的難點,在這方面充分顯示出他的睿智。他的另一項貢獻是關于怎么樣比較人際間的滿足水平。
    以前的學術文獻主要提出了兩種處置辦法,而阿馬蒂亞·森對這兩種辦法均具貢獻。其中一種辦法是,就阿羅所定出的四個假設(公理),逐一地加以放寬,并考察放寬的后果。這部分公理本身沒什么不好,但更好的做法是增加它們的信息內容。阿羅假設不可將不同人之間的滿足程度互相比較,但阿馬蒂亞·森卻引入滿足感的可度量性和可比較性。他和其他學者證明了,假如可擁有更多的信息,實在可以擴展適當的社會福利函數的范圍。一旦個人的滿足水平可視為人際間可比較的,則你已可以做出不同類型的社會評價。
    阿馬蒂亞?森的主要代表著作: 《技術選擇》(Choiceofchniques,1960)《集體選擇與社會福利》(CollectiveChoiceandSocialWelfare,1970)《論經濟不公平》(OnEconomicIneguality,1973)《就業、技術與進步》(EmploymentTechnologyandDevelopment,1975)《貧困的水平》(1980年)《貧窮和饑荒》(PovertyandFamines,1981)《選擇、福利和量度》(ChoiceWelfareandMeasurement,1982)《資源、價值和進步》(ResourcesValueandDevelopment,1984)《產品與能力》(1985年)《倫理學與經濟學》(1987年)《饑餓與公共行為》(與讓?德雷茲合作著,1989年)《生活標準》(1987年)《不平等的再考察》(1992年)《以自由看待進步》(Development as Freedom,1999年)Rationality and Freedom, 2004. Inequality Reexamined, 2004. The Argumentative Indian, 2005.
    他的兩本論文集:
    《選擇、福利和測度》(1982年)《資源、價值和進步》(1984年)。

    上一篇:個體經濟行為 下一篇:沒有了
    八戒八戒神马影院在线_欧美成人AA久久狼窝五月丁香_俄罗斯13女女破苞视频_我一挺你一叫